照片长廊

标题: 【现场特写】咋种树、种啥树,这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!
发布时间 2020-01-08 12:30 浏览数

  长城新媒体记者郭甜肖

我以前也是个种树的,对‘种树’这个话题我再说两句。”郭宝芝委员发言刚完,杨建秋委员马上接过话茬。

  7日下午,省政协第十组农业组小组会议上,杨建秋频频举手,“排队”好久才得到发言机会。

委员热议现场。长城新媒体记者郭甜肖 摄

  “种树,我门清儿。”杨建秋委员是石家庄市政协人口资源委员会主任,曾任石家庄市林业局(市绿化委员会办公室)局长(主任)。

  小组会现场讨论热烈,“咋种树”“咋种活树”成为热议话题。

  杨建秋说自己搞了一辈子林业,当过林业局局长,还是绿委办主任。“对造林这个事儿,特别感兴趣。” 

  听到这里,几位委员放下手上的政府工作报告,抬起头看向他。

 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生态系统修复,大规模开展国土绿化,完成营造林800万亩,坝上退耕还草180万亩,打造京津冀环境支撑区。

  《河北省国土绿化规划(2018-2035年)》提出,2018-2035年,河北省要完成营造林5180万亩,森林面积达到1.13亿亩,森林覆盖率达到并稳定在40%。 

  “ ‘山水林田湖草’是一个生命共同体,人的命脉在田,田的命脉在水,水的命脉在山,山的命脉在土,土的命脉在树和草。”杨建秋说:“但是现在造林不时会出现‘年年造林,人走树死、地荒’的现象,我觉得是‘重造缺管’在作祟。”

委员热议现场。长城新媒体记者郭甜肖 摄

  “‘养树’才能成林, ‘三分种,七分管’是绿化部门的行话。”在杨建秋看来,一棵普通小树从扎根到能够自然生存至少需要四年时间,要保证成活率,必须对每一棵树至少要进行三年时间的养护。

  坐在他对面的丁荣进委员表示:“‘年年种树不见树’的问题其实靠市场机制就能解决。”他进一步说道:“老百姓心里都装着一本‘明白账’,种树要花钱,而且收益慢,三五年之后,还不知道什么政策,种了白种。”

  说到这,“方方面面”的声音不断插进来。

  “种树容易护树难,我同意丁委员的看法,与其对村民讲植树造林的好处,不如多拿点补贴,让农民在种树的同时,得到补贴。补贴可以减少种树的成本,提高农民的积极性,让他们可以无后顾之忧,好好种植,好好经营。”保定旺顺敏达农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学敏委员插话说。

  “我提醒一下,补偿标准越高,那么可能破坏的也就越多。”承德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殷明慧委员也加入了讨论。

  “我也插一句,补偿机制一定要补偿到农民本身。但有时候也可以在树种的选择上做文章,尽量选择附加值高的树种。”省林木种苗协会会长、保定筑邦园林景观有限公司董事长崔伟京委员提高声音说:“比如可以选择山核桃、杜仲、黄连木等;或者桃树、梨树、枇杷树等果树,每年果实成熟都是可以出售的,而且树长大了可以做成家具,也可以卖钱。”

  “讨论越深入,越接近本质。这就要多讨论、多深入讨论,找准问题,努力提高工作质量。”

由于“抢话筒”太过热烈,农业组召集人王文进委员感叹“插不上话”。不过,看着会场上委员们热烈的讨论,他高高兴兴。

散会后,委员讨论热度不减。长城新媒体记者郭甜肖 摄

Top